海南省人民政府  中国中小企业信息网   设为首页 手机应用 简体 繁体 企政互动
海南要闻 财经快讯
行业资讯 会展博览
通知公告 机构职能 专项资金
政策法规 服务体系 统计监测
融资超市 培训工程 信用体系 人才招聘
创新创业 法律服务 市场开拓 信息化
黄页 影音 推广
网址 便民 投票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资讯 >> 行业资讯
半年三上黑榜 迈高乳业怎么了
【关闭】 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2018-01-12
    

  作为澳洲的最大乳企,曾经风光无限的迈高乳业近来日子愈发艰难。1月2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禁入名单显示,迈高乳业旗下的明星产品德运牛奶再次登榜,这是德运产品半年内第三次登上黑榜。去年10月底,迈高乳业被加拿大萨普托集团全盘收购。业内认为,因持续巨亏、资金链断裂不得已被出售后,迈高乳业正处在动荡中,来到新东家的迈高乳业很难延续曾经的“网红热度”。

 

  再上黑榜

 

  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信息显示,标称为迈高乳业(青岛)有限公司进口的1批次来自澳大利亚MURRAY GOULBURN CO-OPERATIVE CO. LIMITED的德运全脂纯牛奶因未按要求提供证书或合格证明材料在上海进境口岸被拦截,该批次产品重约32.26吨。

 

  这并非迈高乳业相关产品首次登上黑榜。近年来国人对“便宜大碗”的澳大利亚德运牛奶并不陌生,但这一品牌却已成为黑榜常客。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德运品牌已经三次登上黑榜。2017年8月,澳大利亚进口德运Devondale脱脂高钙奶粉1kg和进口德运Devondale全脂高钙奶粉1kg共计两批次乳制品因超过保质期被拦截;2017年9月,澳大利亚进口德运Devondale脱脂纯牛奶、德运全脂纯牛奶、进口德运Devondale全脂纯牛奶共计3批次乳制品因超过保质期、货证不符被拦截;此次德运全脂纯牛奶再一次因未按要求提供证书或合格证明材料被拒入境。

 

  除进口产品登上黑榜外,迈高乳业在青岛的惟一一家工厂也出现了问题。2017年5月3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总局办公厅关于迈高乳业(青岛)有限公司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情况的函》的通报。通报指出,迈高乳业(青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高青岛公司”)在3月的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中存在问题,该公司在生产许可条件保持、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落实及检验能力等方面存在缺陷。

 

  据了解,迈高青岛公司是澳大利亚迈高乳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在中国市场上,迈高销售的配方奶粉主要是由迈高青岛公司生产销售,依靠来自澳洲迈高生产的大包奶粉为原料进行配方奶粉生产。

 

  无奈易主

 

  作为澳州的最大乳企,迈高乳业的收奶量一度占到澳洲收奶总量的30%以上,但这也很难避免被甩卖的命运。在过去几个月时间内,迈高乳业的运营现况与未来命运成为国内乳制品行业和海外投资者的关注焦点,流言纷起猜测各异,国内大型乳企也对迈高乳业发起了收购。

 

  2017年10月27日,迈高乳业宣布,已签署具有约束力协议,以13.1亿澳元(约66.07亿元人民币)价格向加拿大萨普托集团出售全部运营资产与债务。据了解,加拿大萨普托集团除了给出13.1亿澳元的高价外,还对迈高乳业合作的奶农们做出了一系列收奶和奶价的承诺。此外,加拿大萨普托集团还将为迈高乳业的核心奶农提供额外0.4澳元/公斤的奖励。

 

  迈高乳业董事长约翰·斯托克(John Spark)表示,“董事会认为目前这一交易是供应商和投资者最好的结果。迈高作为一家独立公司,由于重大的牛奶收购损失从而导致债务过高,因此对于迈高而言,让奶农保持可持续发展对于董事会至关重要”。

 

  据了解,交易完成之后,加拿大萨普托集团将会完全拥有迈高集团旗下资产以及奶制品品牌德运。加拿大萨普托集团三年前进入澳大利亚乳品市场,以5.3亿美元收购Warnambool公司,在此次收购迈高乳业之后,奶制品产量达29亿升,取代恒天然成为全澳最大的奶制品企业。

 

  迈高乳业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乳制品加工合作社,拥有维多利亚州54%的奶源,超过2500名合作供奶农户为其提供原奶。2015年7月,迈高集团在澳交所挂牌上市,募集资金5亿澳元,总市值20亿澳元。迈高乳业拥有的德运品牌是澳大利亚消费市场的领导者,产品覆盖全系列乳制品,包括新鲜牛奶、奶酪、黄油和乳制品饮料以及婴儿配方奶粉等。

 

  近年来,迈高集团的业绩承受不小压力。迈高乳业2017财年财报显示,迈高集团的销售额下滑10.3%至24.9亿澳元(合131亿元人民币),亏损达到3.71亿澳元(合19.6亿元人民币),牛奶收购量27亿升,也比上一财年下跌了22%。迈高集团在年报中称,由于牛奶收购量大幅减少以及不利的季节条件,迈高集团经历了艰难的一年。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迈高被出售掉,目前也导致了管理层发生变化,因此对于产品监管不严,容易出现一些漏洞和疏忽。食安问题是食品企业的命脉,一旦失守便难收复。迈高青岛公司作为迈高乳业在国内的惟一一家公司,接连出现问题,也会使得消费者信心下降。2018年,国内的奶粉新政正式实施,此时产品登上黑榜,在新的起跑线上,迈高乳业已经落后了。

 

  前景不明

 

  四年前,加拿大萨普托集团以超过5亿澳元价码成功收购了维州的瓦南布尔奶酪黄油公司(Warrnambool)并推动它摘牌退市,击败了恒天然与百嘉等潜在竞争者。更有趣的是,如今被收入囊中的迈高乳业当初也是加拿大萨普托集团的对手之一。

 

  作为全球性乳品集团,加拿大萨普托集团不仅擅于乳业投资,也精于运营。如今已经面临着寒冬的迈高乳业,在来到新东家手中后,能否借助这一企业的优势进行强势回归也备受关注。

 

  对于来到新东家后,迈高乳业产品被禁入,乳业专家宋亮表示,由于去年迈高乳业产品生产较多,造成了产品连续积压,因此将这些产品出口时,会出现各种问题。乳业专家王丁棉也认为,德运出现这种情况应该反省到底是技术上出了问题还是管理上出现了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迈高乳业被出售的过程中,包括蒙牛、伊利等国内乳企都进行了出价,最终却被出价更低的加拿大萨普托集团竞购成功,这也使得不少业内人士为之惋惜。有业内人士表示,迈高乳业的资产相对优质,一来企业自身体量较大,价格也比较合适;另外,借助迈高乳业成熟的渠道进行布局也能够获得较好效果。

 

  宋亮指出,如果被国内乳企收购,中国企业会顺势开发亚太这一较大市场,但加拿大萨普托集团的收购,可能会使迈高乳业减弱亚太市场的开发力度。另外,迈高乳业资金链断裂,管理层更替带来了不稳定性。





【打印】  【关闭】